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力量的罗生门
力量的罗生门

力量的罗生门



  「我以令咒下令,自杀吧,芬恩!」

  「呜啊啊啊!!!」

  闻者伤心,见者落泪。

  如果是还有良心的人,或许会控诉她的暴行:明明芬恩什么都没做,为什么要遭这种罪过?

  不过可惜,迦勒底之中是没有良心的。

  「那么,达芬奇亲,现在已经将芬恩进行灵基变还了,请问什么时候能给我金方块呢?」咕哒子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,甚至会让人产生错觉:这个青春靓丽的少女,并不是将芬恩分解成灵子的元凶。

  不过,和这份人畜无害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达芬奇亲脸上那一副战战兢兢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的模样。

  恐怕只能说,那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女,其淫威早就让整个迦勒底为之战栗了。

  「那、那个,金方块功能会尽快实装……」

  「尽快是多快啊?会比实装宝具SKIP还要快么?」「那、那个……那个功能是不会实装的哦……?」在咕哒子换着花样刁难达芬奇亲的时候,一旁的黑贞德瞥了瞥芬恩自杀的地方。

  从者?芬恩的灵基已经在那里完全的消失,只剩下些许的英灵气息还残存着。

  不过这倒没什么,咕哒子手撕英灵也不是第一回了,唯一让黑贞在意的地方只有——「那、那个、前辈……?」玛修拉了拉咕哒子的衣摆,一副怯怯诺诺的模样。

  「之前,我说要嫁给芬恩的话,只是在说些气话,在开玩笑而已啦……」她小声的嘀咕:「谁叫前辈将拯救人理的大事放之不顾,沉迷捞船什么的。

  但、但是,就因为这样的气话,而把无辜的芬恩先生给灵基分解,这实在是……」「没事的啦,玛修。」咕哒子拍了拍胸口,笑着对玛修说:「其实我早就看芬恩不顺眼了,这一次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啦。」「这、这样的么……?」「当然啦,我想出布姐的时候出芬恩,想出师匠的时候出芬恩,枪卡镀金还踏马是芬恩,以后抽白枪呆还有可能会出芬恩,不把他卖了留着过年?」「呃,我听不懂前辈你在说什么唉……」不过也不是第一次弄不明白咕哒子说些什么了,反正这位迦勒底的主人公经常莫名念叨一些奇奇怪怪的话,见得多了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「比起这个来,有件别的事情更重要啦!」

  咕哒子一脸兴奋的表情,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。

  「之前我在捞船……啊不对,在睡觉的时候,有感受到别的特异点的吸引呢。」「别的、特异点?」「嗯嗯,它似乎想要趁我睡觉的时候把我拉进那个特异点里面去,不过可能是它菜的抠脚的原因,就算是有圣杯,也还不够格把我直接拉进特异点里面。」「……」「但是呢,我想了想,这样似乎不太好啊。你想想啊玛修,新的特异点意味着什么?」「那个……需要我们去维护人理?」「错!材料啊!巨量的材料啊!什么维护人理,那都是虚的,我向来就是狂化、手撕,一气呵成,见面就是令咒糊脸,从奥尔良一路砍到北美芝加哥。什么人理毁灭,先问过我咕哒子的拳头再说。」「……」「所以啦,快点给我去定位那个特异点的坐标!我要去拆骨、拔毛、剥鳞、剜心!!」「……」即便是长了这么久时间的草,一说起活动来,咕哒子还是这么有精神啊……大概,是狂化EX的等级?

  不对,活动是什么?不应该叫做特异点么?

  但是这说不定是个机会。

  在咕哒子和玛修没有注意到的地方,黑贞的眼中的寒芒一闪而过。

  玛修在长草期的异常动向,到底意味着什么?

  趁着玛修和咕哒要去新的特异点的时候,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!

  ???

  夜晚。

  「大家,准备好了么?」

  绕过了迦勒底的安防措施,黑贞带领着她的追随者们,来到了玛修的房门前。

  现在已经是玛修和咕哒子已经离开了,玛修的房间出于空无一人的零警戒状态,要想调查玛修身上发生了什么异变,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机会。

  「可是,在我看来,玛修只是说了些气话,没有太大的异常啊,真的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么?」Lily悄声的询问了一句。

  她不理解,为什么仅仅是玛修抱怨了一句「我要嫁给芬恩了」,就让黑贞如此兴师动众。

  觉得玛修身上有异常也就算了,可是现在的阵仗,不只是黑贞自己,斯卡哈、Lily、女主角X、布伦希尔德,甚至是被她捏造出来的伪物白贞德,一众已经追随于黑贞的从者都被黑贞直接拉来这里。这种阵仗显然意味着,黑贞她不只是觉得事情这么简单。

  可是理由呢?

  黑贞指了指在一旁安站着的白贞德的脑袋。

  「启示。」

  Lily给这简单粗暴的解释点了个赞。

  玛修的活动范围基本只在她的房间及咕哒子的周围,现在,只要打开玛修的房门,就能够弄清楚,她到底有什么问题,会让一贯对前辈倾心的她,脱口而出要嫁给芬恩的这种反常的话。

  「请回答门禁口令:什么是良心?」

  电子门禁发出机械化的声音。

  这个问题的答案,一般来说,只有玛修和咕哒子两人才知道。不知道门禁口令贸然想要闯入的话,瞬间就会激活迦勒底的警戒措施。

  然而很不凑巧的,黑贞正好也知道这个口令的答案。

  「神圣的献身。」她回答。

  「指令通过,欢迎回家,玛修?基列莱特。」

  然而,当门打开的那一瞬间——

  「喂、喂……主人,我眼花了么?」

  Lily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发出不可思议的疑问声。

  「……」

  但是,别说是她了,走进玛修房间之中的黑贞、斯卡哈等人,哪个不是一副震惊的模样?

  「这、这里是——?」

  玛修的房间,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异变。

  本来应该几十平米大小的房间,现在的面积足足有一个广场那么大。

  这也就算了,眼前的景象,可不像是迦勒底之中应该有的。

  这里就像置身于另一个空间一样,没有天花板,没有地面,更没有灯光和家具一类的设施,仅仅是暗红色的昏暗一片。

  暗红色的粗壮柱子,足足有几十条,肆意妄为的在这片广场大小的昏暗空间中舞动。柱子上镶满了类似眼睛一类的器官,看上去极为可怖。

  那些柱子,对迦勒底的从者来说可绝对不会陌生!

  「魔神柱!?为什么,本来该是玛修房间的地方里,会有魔神柱?而且是、这么多的数量?」这样的惊讶,不仅仅只在一个人的心里。

  但是,比起魔神柱来说,还有别的东西更加值得在意。

  「那些人是——」

  黑贞凝重的目光,看向了魔神柱的顶端。

  「啊、啊啊——好棒,魔神柱大人,魔神柱大人的肉棒好大,触手也好棒——插得我已经快要升天了啊魔神柱大人!!奶子、奶子那里好热,好热啊魔神柱大人!!是、是的、都怪我不该来打探您的情报,请狠狠的干死我这个愚蠢的间谍吧魔神柱大人!!」「不要、不要再叫我女神大人了魔神柱大人——我、我已经不是女神了,只想成为您肉棒下母猪奴隶而已啊,已经、已经被您的肉棒所征服,彻彻底底的爱上您的肉棒了啊魔神柱大人!!」「不会让您逃跑的哦,安珍大人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,不会再有什么谎言,在这里魔神柱大人所给予我的,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甜美最滚烫最诚实的爱啊、已经、要让我高潮了啊、啊啊啊!!!」她们,怎么会在这里的?

  魔神柱的顶部都有一块小小的空地,在那片空地上,有一些形似于触手的魔神柱器官,而这里的几十条魔神柱上,有不少的魔神柱上看得到一名女性的身影。

  她们或是衣冠不整,或是干脆全身赤裸,完全感受不到理智的气息,在那里发出淫乱的叫喊。

  而她们无一例外,全部都是迦勒底的从者。

  「玛塔?哈丽,尤瑞爱莉,清姬……还有,更远处的美杜莎、美狄亚、牛若丸、荆轲她们?」难以置信眼前的场景,即便是得到过启示,知道玛修身上一定隐藏着什么惊人的秘密,但是黑贞从来没想到过会是这样一副场面。

  「啊、啊啊……好像,有新人来了啊,魔神柱大人?」跨坐在一条极为粗长的肉棒上,忘情的扭动着腰摆,极尽淫靡姿态的清姬,似乎是看见了黑贞等人的到来,抚摸着身边魔神柱身上那形似触手一类的器官,情语绵绵的对它们说着。

  「!?」

  在清姬的提示下,魔神柱似乎发现了黑贞等人,连带着,在与魔神柱的性交中沉溺的女性从者们,也似乎注意到了所谓「新人」的到来。

  「啊——啊啊——这一次来的新人、唔哼哼,很多呢——也别,别只看着她们啊,再多一点,多玩弄我一点啊魔神柱大人!」她们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,只知道向这些魔神柱贪求快乐了!甚至于,还认不认识黑贞等人,恐怕都是两说!

  「主人,这——?」

  斯卡哈戒备的看着周围向着她们围拢过来的魔神柱,做出戒备的架势。

  这么多的魔神柱,一旦对她们发起攻击的话——「动手!」「唉?」黑贞紧皱着眉头,可是语气却是无比坚定,「不管怎么样,可不能放任魔神柱的出现而无动于衷,把这些魔神柱消灭掉,大家!」「可是,魔神柱的实力……恐怕不是我们弄得掉的,主人!」魔神柱在特异点之中表现出来的实力,每一条魔神柱恐怕都是顶级从者的等级,再加上这么多的数量,单单依靠这一边的几位从者,恐怕真不一定是这些魔神柱的对手。

  「它们只是虚有其表而已!并不是魔术王手下的那些魔神柱!」「……」似乎,确实是这样。

  如果是特异点的那些魔神柱的话,即便是自己,也需要很大一番功夫才能够对付。

  可是现在,自己只不过是随便的投出一枪gaeblog,就将一柱魔神柱给贯穿了。看它那震天的惨呼,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可以轻易忽视的伤势。

  好弱啊,这些魔神柱?

  不过,在这种情况下,斯卡哈也好什么人也好,自然不会自找没趣的去嫌魔神柱太弱。

  「星光之剑啊,请借给我力量——黄金胜利之剑!」「那么,这里有Saber职介的魔神柱吗?无铭胜利之剑!!」「在那里!突穿,贯穿死翔之枪!」「咕噢噢噢啊啊!!」在各人的全力出手之下,魔神柱很快的成批倒下。

  就像黑贞所说,这些魔神柱并不和以前在特异点中遇到的魔神柱一样,几乎可以说是一面倒的屠杀,没有花多少时间,魔神柱们就被黑贞她们给砍了个七七八八。

  「呼,虽然不难对付,但果然还是很有压力啊,以魔神柱做对手,还没有Master的指挥,得亏是这种弱化版魔神柱,不然还真不知道结果如何。」黑贞擦了擦汗,碎碎念了几句。

  这或许是她加入迦勒底之后,第一次没有在Master的指挥下作战。

  可是,战况却不像她预料的那么简单。

  「好了,不管怎么样,打倒魔神柱后赶紧把清姬她们救起来,这些魔神柱,还有它们为什么会在玛修的房间里,一定能从她们的身上问出点什么!」黑贞下达命令。

  然而——

  「唔唔!!你这、家伙——!!!」

  「唉?」

  「竟然,竟然敢打搅我和魔神柱大人的性交,还打伤了魔神柱大人!不可饶恕,绝对不可饶恕!!」「等等、清姬!!我们是来救你们的……」「闭嘴!!死吧死吧死吧!!冒犯魔神柱大人的罪行,只能烧死才能够偿还——转身火生三昧!!」不只是清姬这位Berserker职介的从者,因为魔神柱被打倒,而从魔神柱的侵犯中解脱出来的美杜莎、美狄亚等从者,非但没有对黑贞她们施出的援手有半点的感激,反倒,无一例外的向着黑贞一行人发起了攻击。

  她们脸上那种咬牙切齿的模样,就像是在死死盯着自己的仇人一般,看着黑贞她们,瞪得赤红的眼珠,有如实质性的喷出火来。

  本来,身为从者,以守护人理为己任的她们,和烧毁人理的魔神柱应该是不共戴天,必须要将之铲除的关系。然而现在,她们却将魔神柱保护在自己的身体后面,反倒是倾尽全力的,向着本该是同伴的从者们发起全力的攻击。

  「伤害了魔神柱大人,不可饶恕,让我用眼神告诉你吧——女神的视线!!

  」

  「唔,这些家伙真的疯了么?」

  「我觉得我们可没资格说她们,自我黑化还拉别人一起下水的圣女大人。」斯卡哈吐槽了一声。

  虽然面临了意料之外的猛攻,不过在白贞德展开的宝具「吾主在此」的庇护下,她们暂且还能够保留一定的余裕。

  「呸,我可和她们这些疯子不一样。现在看来,她们恐怕都被附加了狂化EX级别的咒术,不然不会这么丧失理智。恐怕是,真的将魔神柱当成她们的爱人了吧?」「那我们怎么办?」「当然是把她们打醒!」黑贞恶狠狠的说着,「先把她们给压制住,再用我得到的触手能力将她们同样给Alter化,到时候就能从她们身上问出东西来了。我有直感,斯卡哈,这副场面的背后一定有着惊天的秘密!」——不不不,您并没有祖传的直感,而且这场面不需要直感也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吧?

  斯卡哈默默吐槽了一句,随即将目光放回到眼前的战局里。

  之前只是因为这幅场面太过于夸张,才没有注意到一件事情:在这里被魔神柱玩弄的女性从者,清姬也好美杜莎她们也好,似乎无一例外的,唔,用咕哒子的话来说,无一例外的都是★3及以下级别的从者啊?

  虽然以星级论实力是从者界的禁忌,但是自己这一方的队伍里,除了Lily以外,都是名副其实的★4及以上级别的从者,要一对一压制她们的话——应该不难!

  「切,早就想指出来了,清姬,你有病哦。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你的病情还加剧了啊。」将另外的★3从者交给斯卡哈她们去对付,黑贞自己则是直接找上了清姬的麻烦。

  「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我只知道,为了魔神柱大人,我要将你烧死、烧死烧死烧死!!」清姬狂乱的喊叫着,赤裸的身体上开始浮现出一条巨大的蛇影,向周围,尤其是黑贞所在的方位喷吐火炎——「转身火生三昧!!」面对冲脸而来的磅礴火炎,黑贞将手上的旗帜拦在身前。

  「虽然现在将圣女那一面给剥离出去了,但是还是留下了不少好东西的,旗帜展开——看我这一招,清姬,泡沫般的梦幻!」「!!」不管是多么炽烈的火炎,都似乎无法越过那面黑色的旗帜一步,要将旗帜保护着的黑贞烧死,则更变成了无稽之谈。

  「可恶,你——」

  「你好像不太擅长近身作战啊清姬,那么就给我做好觉悟吧!就算你是龙,可我现在是专门役使龙的龙之魔女?贞德!」仗着旗帜的保护,黑贞完全不废话什么,直接冲锋到清姬的面前。

  「唉唉!!?」

  环绕在身边的大蛇虚影,不知为何在旗帜的舞动下消失不见,全身赤裸的清姬甚至根本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黑贞一口气推倒在了地上。

  「可恶,放开我……」她勉力地想要将压在身上的黑贞给推开,但是做不到。

  「筋力A是可以对筋力E为所欲为的!好好记住这一点,清姬!」黑贞轻笑了一声,将清姬死死的钳制在自己的身下,不让她有任何的机会逃跑。

  在圣杯的加持下,她作为从者的实力早就和以前远远不是一个档次,清姬当然不会是她的对手,轻而易举的就落入到这样身不由己的田地。

  「唔,你想干什么?」

  「干什么?当然是让你好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!为什么迦勒底里面会有魔神柱,这里又到底是什么地方,真的是玛修的房间吗?」「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?」「那可由不得你了!」在黑贞的身边,一条条的粗壮黑红色触手显露出来,相当一部分代替了黑贞的手腕,将清姬死死地压制在黑贞的身下不能动弹。

  这是她作为圣女之所以黑化的本源,从异世界的神秘那里得到的,可以改写从者灵基,使之Alter化的触手。

  「好了,乖乖准备在我的触手下坦白一切吧,清姬。」黑贞表情稍显复杂的说了一句。

  可是清姬的反应——

  「啊啊、啊啊啊——好、好棒的感觉、又、又能被侵犯了么?好、好期待……」「!!!???」清姬的反应,完全超出了黑贞的预想。

  被粘兮兮的触手卷住身体的时候,清姬的脸上非但没有任何的恶心的表情,反倒还极为兴奋一样,脸色变得酡红,喘息也开始泛着热气。

  在触手凑到她嘴边的时候,她极为主动,甚至可以说得上是「热情」的主动去亲吻那火热的龟头,伸出柔软的舌头,亲密的舔弄着敏感的肉箍。

  触手擦刮着清姬敏感乳头的时候,她像是承受不住这种刺激一样,极为配合的发出婉转的娇吟,迎合着触手对自己的玩弄。

  两侧的大腿早已大大的张开,作势迎接触手的插入,柔嫩的花心地带早已经是的一塌糊涂,透明的淫水正从里面汩汩往外流出。就像是,在期待着什么东西能够填满这个淫乱的小穴,止住这个淫水乱流的口子。

  「啊、啊啊啊……进来了——进来了进来了——好、好粗、好棒的大肉棒啊——」她一边淫叫着,一边埋怨的对黑贞说着:

  「你、你早说你有这么棒的肉棒啊贞德,这样的话、这样的话就不用动手了不是么?只要有这么棒的肉棒,我当然会好好的配合你啊啊啊啊——!!

  !」

  小穴里湿的实在是过于一塌糊涂了,导致触手太早的进入了状态,也不知道是触手实在是太雄伟,还是说清姬的小穴太过于敏感,只不过是几次的抽插,就让清姬只剩下不断浪叫的份了。

  这种情况下,甚至都不需要再压制住她的行动了,以她现在的状态,一定会乖乖的摇起屁股,来欢迎触手对她身体的玩弄吧?

  「……」

  黑贞略微沉默了一下,随即指挥着触手,更激烈的开始侵犯已经彻底发情的清姬。

  「唔啊啊啊!!更深了、插到更里面去了啊啊……!!!那里、那里不行、会坏掉的……可是、可是……请、请插得跟里面一点!!让我坏掉吧!!!

  让我在无尽的快乐里疯掉吧!!!」

  被触手一次次的捅到子宫口,清姬的浪叫变得越发厉害起来。

  奇怪、她的灵基、没有变化啊?还是以前自己所熟知的清姬的灵基,但是为什么、为什么她现在,变成这样一幅淫乱的样子了?

  别说是不像以前的那个专心于Master的清姬,现在的她,甚至连一个正常的女性都谈不上,完全的,变成了一个只知道贪求肉欲的痴女。

  其他人也是这样么?

  黑贞当机立断,指挥着触手开始扩张,向着其他几处小战场蔓延过去。

  「唉唉唉、不要走啊……来揉弄我的胸部,侵犯我的后庭,让我为您口交啊,保证会让您舒服的请不要离开啊啊啊啊……!!!」无视了清姬的哭喊,仅仅是留下几条触手继续抽插清姬那滚烫而淫乱的小穴,黑贞的目标放在了其他人身上。

  「啊啊啊、好热、那、那是魔神柱大人……不,虽然有些不一样,但是、但是是它们的话,也是能满足的……吧?」仅仅是看到触手、感知到触手身上那火热的气息,那些还在战斗的低星从者们,无一例外的浑身颤抖了起来。

  从身体内部涌现出来的火热情欲让她们连拿起武器的力气都不足够,每一个人都是眼睛发直的看着不断游动过来的触手,手指开始向着自己的胸部和小穴游去,忘我的开始自慰起来。

  「请来这里,已经痒到受不了了,请您侵犯我淫乱的小穴!!」美狄亚向着触手撅起自己的臀部,手指掰开淫水直流的花瓣,那美丽的淫穴如同是无底洞一样,乞求着触手的探入。

  「哈啊、哈啊啊——喜欢我的胸部啊?可以哦,喜欢我的胸部的话就好好的享受我的胸部吧,如果想要喝奶水的话请尽管挤弄我这一对发浪的奶子就好,一定会让您满意的啊、啊啊——!!!」布狄卡揉弄着自己的一对丰盈的胸部,在她指尖夹弄着的乳头上,轻而易举的看得到白嫩的奶水从上面流出。

  本来还喊打喊杀的战场,因为触手的显现,又逐渐开始向淫乱的氛围所转化,那些低星从者自不必说,就算是黑贞这一方的人,因为看见熟悉的触手而开始发情的人,也绝对不是少数。

  ——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  虽然这样想,但是黑贞的动作反倒更加加快了起来。在清姬那紧窄小穴之中进出的触手,现在更加激烈起来。

  「啊啊啊、不、不行、这么激烈、会、会坏掉的、真的会坏掉的啊啊啊!!

  」

  就像是灵魂都在触手的抽弄下为之颤抖一样,清姬几乎是哭着,发出求饶的呻吟。

  不,说是求饶可不对,说是不要这么激烈,可她的身体,却将自己的小穴抬得更高,完全是在方便触手对她的插弄一样。

  「快、快点……啊啊、要坏掉了、要坏掉了……可是、可是!!坏掉吧、让我坏掉吧、坏掉吧!!已经、已经什么都没办法思考了!!让我坏掉吧,只想要高潮了、我已经、已经只想要高潮而已了啊啊啊啊啊啊!!!!!」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性,清姬狂乱的浪叫着,全身心的渴求着绝美的高潮能够到来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她的直觉并没有错,黑贞可不只是用触手去侵犯她这么简单而已。要是被这些触手射进身体里,她固然可以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乐高潮,但是相对应的,她也会在这份高潮下迷失,在触手特制的精液下,被改造灵基,成为效忠于黑贞的Alter化从者。

  可是、已经管不了这么多、思考不了这么多了。

  「快、快点……这么里面……这么大的……好烫!!忍不住了、忍不住了啊啊!!!要高潮了、高潮了、要坏掉了啊啊啊啊!!!」瞳孔上翻,纤细的腰部剧烈的弓起,伴随着如同是解脱一样的高声淫叫——最甜美,让人的理性都会在这阵快乐的海浪之中彻底迷失的强烈高潮,席卷了清姬身体里的每一个神经细胞,让她全身心的浸淫在这前所未有的高潮之中。

  与此同时,一个紫色的印记,也开始出现在她的身上。

  「啊啊啊,太美了、太舒服了……主人……」

  她似乎,都没有意识到,自己对于黑贞的称呼,潜移默化之间,已经变成了另一种称呼。

  她既然已经这样称呼黑贞,也就意味着,清姬Alter化的改造完成。

  甚至比自己想象的都还要简单。

  「那么,告诉我,在这之前,你们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,清姬?」事不宜迟,黑贞直接切入正题。

  「唉,别这么着急嘛,主人——」

  稍微从高潮的余韵中回复了一点精神的清姬,并不对自己的转变感到有什么异常,还在享受着那种全身上下的快乐的她,眼神中充满爱恋的依偎在黑贞的身上。

  她柔情的咬住黑贞的半边耳朵,轻声的呢喃:

  「再来一回嘛,主人,我还想要主人,想要主人给我的那种甜美的快乐——」「唔,那种事情可以以后再说!现在,你先告诉我,这些东西,和玛修到底有什么关系!?」黑贞急切的询问着。

  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什么危机正在靠近,但是又搞不清这所谓的「危机」具体指的是什么,连带着现在的情绪也开始变得急躁起来。

  「唔,既然主人您真的想知道的话——」

  清姬歪了歪脑袋,正要开口给黑贞说明一些事情——「果然,趁我不在的时候,有老鼠进来了啊。」???

  「你是、玛修?」

  在这片昏暗的空间中突然出现的少女,从面容上来看,应该确实是黑贞所熟悉的那位亚从者——玛修?基列莱特。

  但是,不对。

  那名少女,浑身穿着厚重的漆黑铠甲,铠甲的左手臂上,有着一面圆盘大小的灰白色盾牌,上面缠绕着漆黑的魔气,让人隐约看不真切。

  而她的右手,正拿着一把极长的长枪,长枪的通体如同是纯粹由鲜血铸成的那样鲜红,其顶端如同是野兽的爪牙一般锋利、狰狞。

  当然,少女的面容,和寻常的蓝色眼瞳不符,她那只没有被刘海遮挡的左侧瞳孔,暗金色的无情眼神,正牢牢的锁定在黑贞一行人的身上。

  「当然,不然,你还看得到其他人么?贞德?Alter?」玛修冷笑了一声,往前走了一步。

  仅仅是这样一个动作,从她的身上,就有着磅礴的气势散发出来,压倒了这一整片的空间。

  好强!?

  和黑贞印象中的那个柔弱却又坚强的亚从者不同,现在出现在她眼前的玛修?基列莱特,浑身发散出来的气息,毫无疑问是极强者的等级,不折不扣的是只有最顶级从者才会有的威压。

  这个亚从者,怎么可能会这么强?

  而且,她现在不应该在那个「罗生门」的特异点里面么?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

  玛修自然不会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她只是,举起手中冰冷的血色长枪,指着黑贞。

  「原来,我一直感觉到的,在迦勒底的阴影之中活跃的老鼠,就是你么,贞德?Alter?」「……」她知道我在暗地里活跃?

  「不必紧张,我没什么别的意思。只是确定一下这件事情而已。」玛修轻笑,视线转向这片空间的其他地方。

  空荡一片,不,应该说,只剩下那些还在黑贞的触手下呻吟的从者们。而那些原本还张扬猖狂的魔神柱,现在已经只剩下冰冷的尸体。

  「魔神柱,已经被你们击杀干净了么?连我好不容易调教好的清姬她们,也被你顺势接盘了啊,应该说你的时机把握的确实不错么,贞德?Alter?」她既然这样说了,也就相当于承认她正是这片空间的幕后黑手。魔神柱、被玩弄成性欲玩偶的清姬她们,无一例外都是玛修的杰作。

  只是,她似乎并没有追究黑贞责任的意思。

  「算了,反正,既然知道确实是有你这么一个人之后,就算是养她们也没什么意义了。你想要她们的话,尽管拿去就是,她们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。」「……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又是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?」黑贞皱眉,「不,在这之前,你现在的这副模样是怎么一回事?你怎么做到的这一切?」「你的问题还真多啊,贞德?Alter.」玛修把枪一横,横在了黑贞的肩膀上,似乎随时可能将黑贞的首级取下。

  但是黑贞没有动,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挪开,只是这样冷冷的看着玛修。

  玛修则是挑了挑眉毛。

  「实际上,和你一样的不是么?你应该是接受了什么异世界的力量,才会以圣女之姿,完成不可能的Alter化吧。既然你因为这样的理由而变化了,我的力量是来源于什么,你应该心中有数才对。」「也是异世界的某个神秘给予你这种力量的么?」「嘛,谁知道呢?但是,如你所见,这份力量很强不是么?」她的长枪在黑贞的肩膀上磨了磨,擦出一缕血丝。

  「强到甚至能随意的欺负你,而你却不敢还手的这种程度。」「为什么要这样做?」黑贞大吼着,「要获得这么强的力量,必然要舍弃很多的东西。必然是要有所理由,才会去做这种交易!你的理由是什么?让你宁愿成为这样邪恶的姿态都要去获得力量?明明,咕哒子这么强的话,你不会需要这么强的力量啊!?为什么还要用这么高昂的代价去换取力量?」「你不需要知道这些!」玛修的眼神更冷,「你只需要,带着她们,给我滚。然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就行了。」「我不会向前辈揭发你,同样,如果你敢在前辈面前透露半点风声的话,我一定会杀了你。我和你的目的互不干扰,你只要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就行。」「……」不对劲!完全不对劲!

  就算是显而易见的进行了Alter化,但是眼前的玛修,对咕哒子的强烈感情依旧是十分明显的!这样的她,看穿了自己的目的是对咕哒子不利之后,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?

  这可是威胁到了咕哒子的潜藏危机!以她拼了命都要守护咕哒子的性格来看,她不会凡人这样的威胁成长才对!?就算是咕哒子实力逆天,我们对咕哒子产生威胁的可能性很小,正确的做法也应该是尽早消灭我们,将危险扼杀于萌芽之中才对!!

  难道说……?

  脑海中,突然闪过一个惊天的可能。

  「你难道说……」

  玛修挑了挑眉。

  「滚吧,期待下一次和你以这种状态见面的时间。到时候,可别让我失望,贞德?Alter.」「不过——」作为你今天主动挑衅的代价,留下点什么作为代价吧,贞德Alter!

  玛修眼中的寒芒一闪。

  「宝具,解放——此正为,灭绝的死寂之地——Dead?Camelot!!」???

  那是,一个少女的故事。

  因为自己不被需要,而产生的绝望的故事。

  想要,被憧憬的人所认可,想要,对她有所帮助的故事。

  不甘于被遗忘,不甘于一无是处的故事。

  但即便如此——

  「我的旗帜啊,请守护我的同胞们——」

  「吾主在此!」

  ???

  「哟,还挺难对付哈?」

  「呜哇哇哇!!你欺负人!!」

  金发的鬼萝莉茨木童子大声哭喊着,就像是个被欺负的孩子跑回去找家长告状一样,头也不回的往回逃。

  咕哒子砸吧砸吧了嘴巴,一脸意犹未尽。

  「真是的,完全菜的抠脚哈。」

 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她的脑袋转向自己的身后看去。

  「也不知道小茄子她想开了没有……嘛算了,她想玩什么角色扮演的游戏都好,只要有我在的话,就不会让别人有机会伤害我的小茄子一根汗毛。她想怎么玩就让她怎么玩去吧,我装作没看见就好了。」「不过贞德那边么……唔,也许挺有意思也说不定啊?也当做没看见好了!

  」

  「希望啊,能比这些所谓的高难度挑战更有意思吧,好好加油哦小茄子,还有,贞德。」就算玩脱了,也还有我在呢。

  字数:22463

  【完结】